今天2022年 04月 29日 星期五,欢迎光临本站 上海全能侦探公司

公司动态

上海侦探取证调查【我和老公证实了一件可怕的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04-29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上海侦探取证调查怀孕八个月的时候,我把同样怀孕、且和我月份相同的闺蜜陈静接到了家里来住。老公杨超打心底里不乐意,他对我说,家里两个孕妇,琴姐照应得过来吗?你让她住酒店去多好,哪怕费用咱们出也行啊。我说,就是因为她也是孕妇,我才不放心让她一个人住酒店嘛。她那个混蛋老公你是知道的,怀着孕还跟她吵架打架,这是她最难熬的日子,我不帮她谁帮她啊。就这样,我收留了无处可去的陈静。陈静带着自己仅有的几件衣服来到我家时

没说两句话就掩面痛哭了起来,我轻轻地抚着她的背,心里十分同情这个可怜、不幸的女人。
陈静住过来后,保姆琴姐把平时为我准备的孕妇餐都做成了两份,陈静的衣食用品也全都和我一样,我怕她住不惯,千叮咛万嘱咐琴姐,对陈静就像对我一样,千万不可怠慢了她。

有的时候,陈静心情不好,会一边痛哭一边斥骂她老公,什么做生意把家底败光啊,什么自己这辈子瞎了眼嫁错人啊等等,每当这时候,我就成了她唯一的倾诉者。偶尔她哭着哭着会突然感谢我,说要是没有我,她早就喝瓶农药一尸两命了。我在心里叹口气。我和陈静是大学同学,又是上下铺,关系一直要好。陈静身世可怜,从小失去父亲,母亲又改嫁,她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。我知道她不容易,所以总是在经济上帮助她。毕业以后,我和陈静各自嫁人。我和我的老公家境相当,都是富二代,老公在家族企业工作,我们的生活条件一直很优渥。陈静的老公则和她的情况差不多,两个人一穷二白,日子没一天不拮据的。结婚之后,她老公更是一天天暴露本性,一个大男人游手好闲,成天靠陈静养着。从大学开始,我和陈静就要好的形影不离,眼下她有事,我没有理由不帮她。老公总是问我,你打算让她住到什么时候?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电视里正在放着《我的前半生》,我指着里面的唐晶对他说:“你看人家唐晶,罗子君有了困难,人家都是第一个上,这才是中国好闺蜜的样子。”

老公笑了笑,说,这剧前段时间挺火的啊,我记得后来罗子君爱上了唐晶的男朋友是不是?你不怕陈静爱上我啊?我拍了老公一巴掌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警告他:“你想都别想,你俩要搞到一起,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。”时间过得很快,诞下孩子之前,我和陈静同时住进了市里最好的妇产医院。

万幸的是,我俩的生产都很顺利,陈静的孩子比我早出生一个小时,两个宝宝都是男孩,我和陈静都高兴坏了。住院的这段时间,陈静的老公也来到医院向她忏悔了,毕竟有了孩子作为结晶,陈静再一次选择原谅了她的老公。出院的那天,陈静非要给我打张欠条,记下这两个多月以来她在我们家的花费,我假装生气,这事才作罢。对我来说,只要陈静有个好归宿,就比什么都强了。我在陈静最无助的时候,救她于水火之中,自以为自己做了一桩积德的好事,却没想到,我自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。我生下宝宝半年后,老公要去打理深圳的分公司,我们全家也跟着一起过去。去机场的那天,陈静过来送我们,她依依不舍,拉着我说了许多体己话。登机前,陈静眼眶都红了,忽然,她对我说,能不能让我抱抱橙橙?橙橙是我儿子的小名,见我面露不解。陈静说,橙橙和大宝同天出生,两个孩子在我心里都是一样的,你们这一走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橙橙了。我小心翼翼地从保姆手里接过橙橙,再换给陈静,陈静连忙接过,望着橙橙的眼神中充满了怜爱,甚至还用额头蹭了蹭孩子,那神态和动作真的就像橙橙的妈妈一样。

我看到陈静如此喜欢橙橙,心里也很高兴,心想橙橙在这世上又多了一个人疼他。在深圳的这段时间,陈静每周都会给我打一个电话,除了对我嘘寒问暖以外,就是问橙橙好不好了。有一次,我刚放下陈静的电话,老公在旁边随口问道,陈静打的?又问橙橙来着吧?我说,是啊。老公说,陈静怎么这么关心橙橙啊,给你打电话好像从来没提过她家大宝,次次都是橙橙长橙橙短的。我笑了:“怎么着?还跟陈静吃你儿子的醋啊?多一个人关心咱们橙橙,有什么不好的。”见我这么说,老公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。橙橙五岁的时候,我和老公从深圳回到了上海。五年来我和陈静联系不断,这一次回来,还是她来机场接我。没想到的是,陈静一见到我们,第一反应竟然是冲上去抱橙橙。橙橙记事以后从来没见过陈静,被一个陌生阿姨抱,橙橙自然是扭着小脸百般不情愿,最后差点都哭出来了。陈静放手后,不好意思地对我们说:“一转眼橙橙都长这么大了,好些年没见,真是怪想他的。”回到上海的第一天,陈静本来要给我们接风洗尘,但是公公婆婆早已经安排人把我们上海的房子提前收拾好了,再考虑到陈静不宽裕,我就把他们一家人请到我们家来吃饭了。

最重要的是大家好久不见,趁着机会在一起热闹热闹。琴姐准备饭菜的时候,上海侦探取证调查我和陈静两家人就坐在客厅聊天。多年不见,我还真是挺想陈静的,就在我们聊到兴头上时,橙橙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哭声。儿童房里只有橙橙和大宝两个孩子,我们生怕孩子出了什么事情,连忙站起来往房间里跑。幸好孩子们都没受伤,不过是两个孩子抢玩具,橙橙没抢过大宝,就闹起脾气来了。我正准备过去哄橙橙两句,却见陈静反应比我更快,她跑到儿子身边“嗖”地一下抢过玩具,转头便给了橙橙。大宝愣了一两秒,随即哇哇大哭,陈静见状,一巴掌拍在大宝背上,厉声呵斥他马上闭嘴。我和老公都很讶异,陈静平时对橙橙关怀有加,我们怎么也想不到她对大宝竟然这么严厉。“行了行了,大宝毕竟只是个孩子,你这么吓唬他,孩子能不哭吗?”我上去一边劝着陈静,一边用新玩具哄大宝,不一会儿,大宝就专心地玩起新玩具了。“你看,大宝这不是挺听话的吗,你呀,对孩子得有点耐心嘛!”“可不是,你说说你,平时对孩子不是吼就是骂,弄得孩子跟你一点都不亲!”听了陈静老公的话,我和老公互望一眼,更是愕然,难以想象,平时温柔和善的陈静在自己孩子面前竟然是这样的一面。然而后来我越来越发现,陈静的吼叫只限于在大宝面前,对待橙橙时,她永远耐心十足。比如平时我请陈静出去吃饭时,两个孩子坐在一起,只要是橙橙爱吃的,陈静永远都把大宝的那份给他。凡是橙橙问的问题,无论多么幼稚多么天马行空,陈静都会笑容可掬地耐心回答,换作大宝,就能感觉到陈静明显的敷衍。

橙橙爱吃的水果、喜欢的冰淇淋口味,陈静都能记得一清二楚,但大宝爱喝牛奶还是酸奶,陈静至今都记不清。更夸张的是,有一次我和陈静带两个孩子去游乐场,我上个厕所的工夫,陈静就把大宝弄丢了。原来陈静带着两个孩子坐在长椅上休息时,橙橙闹着要吃棉花糖,陈静就让大宝坐在椅子上等,她带着橙橙去买。我出来的时候,他们仨都不在长椅上,我找到陈静时,她正笑呵呵地弯着腰问橙橙棉花糖甜不甜。看到橙橙,我就放心了,我问她,大宝呢?陈静随手一指,那不就在前面长椅上吗。“长椅上哪有大宝啊?你不会把大宝一个人放在那儿了吧?”听我这样问,陈静才抬起头来张望:“对啊,我就走开这么一小会儿,我还嘱咐大宝不许乱走了呢,这孩子......”陈静还在那兀自抱怨大宝多么不省心,我拉了她一把,让她赶紧先去找人。

我们在游乐场里跑来跑去,都没见到大宝的半个影子,实在没辙了,我对陈静说,去游乐场管理处找广播吧。广播播了一遍又一遍,幸好,有人看到了大宝,把孩子送了回来。陈静见到大宝,竟无一丝孩子失而复得的欣喜,反而上去就劈头盖脸地一顿骂。骂到气愤之处,陈静掰开孩子的小手,抡起巴掌就要打孩子的手心。我拦不住陈静,大宝被她吓得嗷嗷哭,直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陈静受不住旁人的指指点点,这场闹剧才散场。经历了这次的事,纵使我再相信陈静,也不禁怀疑起她的举动来了。回去之后,我对老公杨超说了,杨超皱着眉头说,我也猜不透陈静到底在想什么,为了给别人孩子买个棉花糖,居然把自己孩子弄丢了,简直不符合常理。我猜测道,会不会是她顾念以前怀孕的时候,咱们对她有恩,所以现在报答在橙橙身上啊?老公摇摇头,说,你见过这么报答的吗?再说了,她讨厌大宝,也是为了报答咱们橙橙?讨厌?

我的心里仿佛被冰棱戳了一下,老公的话印证了我一直以来的猜想,只不过我也是个当妈妈的人,实在不愿意相信,亲生母亲会讨厌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。最后,我和老公约定,以后少让陈静接触橙橙,无论是为橙橙,还是为大宝,都应该这样做。在我接连拒绝了几次陈静约我带橙橙一起出去玩之后,陈静有点着急了,一天下午,她竟然不请自来,找到了我的家门口。“欣然,这几天你怎么啦?是不是我哪得罪你了,你......你怎么不让我见橙橙了?”陈静赔着笑问我,可她眼中的焦急却令我疑心更重。我笑了:“为什么你要见橙橙呢?陈静,你是大宝的妈妈啊,你这样一门心思放在橙橙身上,也不怕大宝吃醋啊?”“那有什么。”陈静搓了搓手,眼神不住地朝儿童房张望,寻找着橙橙的身影,“大宝一个孩子,哪能想得到什么吃醋不吃醋啊?再说了,这俩孩子跟亲兄弟似的,我喜欢橙橙和喜欢大宝是一样的啊。”我还是微笑,却没有接她的话。终于,陈静忍不住了,问我:“那个,欣然啊,橙橙不在吗?”“哦,橙橙啊,琴姐带他出去玩了,刚刚出去,中午吃饭才回来呢。”听我这样说,陈静眼中顿时现出失望至极的神色。

陈静走后,我来到儿童房,看着熟睡的橙橙,心想,陈静对橙橙这么上心,到底是因为太喜欢他了,还是别有隐情呢。自从我和老公减少了陈静和橙橙的接触之后,她倒也收敛了不少,对橙橙不再像以前一样,一天不见就问长问短的。看到陈静的变化,我对陈静的警惕也减下去不少,偶尔会带着橙橙和大宝一起玩上一次。只是陈静见到橙橙时,还是会用那种热切的、充满爱意的眼神去望着他。这种眼神经常给我一种错觉,那就是陈静才是橙橙的妈妈。可是老公说过,橙橙从产房中出来,是他亲手接过的,这一点绝不会有错。再说了,这种想法实在是太滑稽了,许多细节都说不过去。只是我没有想到,所有的疑团,都在橙橙十二岁的这一年解开了。橙橙过十二岁生日时,正好小学毕业,我和老公商量,趁此机会给孩子好好办一下。每年生日,橙橙和大宝两个孩子都是一起过的,今年离生日还有一个多月,陈静就问上门来,那自然也不能例外了。得知橙橙的生日庆祝会要和毕业庆祝会一起办,陈静也很开心。到橙橙生日那天,他和大宝两个小伙伴一起戴生日帽、切蛋糕,别提有多高兴了。派对快要结束时,陈静拿出一个锦面的小礼盒悄悄塞给我,让我一定要收下。

我打开一看,竟然是一把小巧精致的金锁。见我要拒绝,陈静连忙按住我的手,说道:“这么多年两个孩子一块过生日,都是你和杨超花的钱,我虽然没出过一分钱,但我心里有数。再说了,这是给橙橙的一份心意,你不收,两个孩子以后还怎么一起过生日?”听她说得头头是道,我不收似乎是不近人情。杨超看到这把金锁后,第二天便去给大宝买了一个ipad。怕陈静不收,我直接把ipad给了大宝爸爸,说是给大宝补送生日礼物。谁知大宝爸爸嘴一撇,一边接过ipad一边说道:“外人还知道送个像样的礼物,自己的亲儿子,拿个破书包就打发了。”听他这样说,我微微一怔,随即为陈静打圆场。上海侦探取证调查“陈静向来节俭,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,再说了,她把钱省下来,以后还不都是大宝的。”“那可不一定,谁知道她怎么想的!”

听了这些话,我心中五味杂陈,仿佛很久以前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
 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咨询热线:
130-9737-8133